党史我来讲|“七一勋章”获得者黄宝妹:为人民服务,党员是不退休的(第八十一期)

时间:2022-01-11 16:54:58 来源: 三亚交投集团

◎编者将◎

-81-

81本期领读者——张纯(交建公司)

黄宝妹,1931年12月生,1952年11月入党,上海人,原上海第十七棉纺织厂工会副主席,党的八大代表。新中国纺织工人的优秀代表,国家发展的见证者、参与者、奉献者。为实现“全国人民穿好衣”的梦想,勤勤恳恳干了一辈子,在平凡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业绩。退休后坚持发光发热,参与多地多个棉纺厂建设,积极服务居民群众,参加上海市百老德育讲师团,直播宣讲劳模精神、宣讲党的优良传统。两次荣获“全国劳动模范”称号。   90岁的黄宝妹党龄有近70年,刚入党时还是车间里20岁出头的纺织女工。岁月如白驹过隙,新中国一步步走到今天,她也从第一批劳模变成在B站广受欢迎的“故事奶奶”。

党的百年之路,她参与过、奉献过。

从旧社会童工到新中国劳模,她是改天换地的见证者

这两年,黄宝妹总会因为各种原因到杨浦滨江走一走。作为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之一,5.5公里的杨浦滨江岸线过去集中着各式各样的工业厂房,如今放眼望去,整条岸线被打通,老厂房成了咖啡馆、博物馆……“工业锈带”变成“生活秀带”“艺术秀带”。

这里,黄宝妹再熟悉不过。如今已是潮流聚集地的上海国际时尚中心,其前身正是她工作了42年的棉纺厂。13岁时,为了让家里人能填饱肚子,黄宝妹进入日资裕丰纱厂当童工。那时,她凌晨三四点钟就要起床,坐着小舢板过江到杨树浦路上班,“小舢板在天蒙蒙亮的江面上摇啊摇,到发电厂与纺纱厂中间的马路边上停下来,工人们挨个踩着跳板上岸”。

到纱厂做童工实属无奈。她出生于浦东高东镇一户穷苦人家,母亲生了9个孩子,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旧社会,只有3个孩子活了下来。在纱厂,黄宝妹被分在细纱车间——这是纺织生产上最重要的岗位。每天,被搜身后才能站在纺纱机前照看纱线,终日不见阳光,腰酸腿疼不说,手指也常被勒出血。尽管是个13岁的孩子,但黄宝妹没得到任何怜惜,每天12小时在机器“弄堂”里跑来跑去,一旦看到纱头断了,必须马上捻起来接上,否则要遭到“拿摩温”(工头)的打骂。工厂里没有食堂,黄宝妹从家里带饭菜,夏天就算馊了也要吃下去。夏衍在报告文学《包身工》中描写的黑暗场景,真实地发生在黄宝妹身上。

“苦难不能忘。不记得过去的苦,怎能体会今天的甜!”童年的遭遇,使黄宝妹对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的感恩比任何人都深。“感恩”与“回报”成为她人生的两个关键词。如她所说:“我就是党教育培养出来的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,所以新中国成立后我要拼命干。”

1949年5月,上海解放,黄宝妹和工友们跑到马路上庆祝。“共产党来了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”工厂还是那个工厂,但是“拿摩温”没有了,搜身制度取消了。工人们自己选出管理员,厂子里也开出食堂,还隔三岔五举办读书会。

黄宝妹仍记得当年军代表到厂里来讲的那番话:“现在我们解放了,大家成了工厂主人。我们不但要破坏一个旧世界,而且要建设一个新中国。”她一下开了窍,“要做共产党的好工人,以主人翁的态度努力搞好生产,使国家强大起来”。从那时起,她开始对加入中国共产党有了向往。1952年11月,在机器轰鸣的车间里,黄宝妹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“从那时起,我的一生就是践行党交给我的使命,为人民服务。”

黄宝妹1958年在布拉格参加青年大会时候的合影

回忆往事,新中国带给这个穷苦出身的“黄毛丫头”许多第一次——第一次到大学读书、第一次去北京、第一次当劳动模范、第一次见到毛主席、第一次代表青年工人出国访问、第一次代表工人参加全国党代会。她还记得作为工人代表,坐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会场里,讨论全党大事,感到肩头忽然就重了,那是沉甸甸的责任。

新中国成立之初,百废待兴,必须大力发展生产。黄宝妹怀着对党的感激之心,以满腔热情投入到生产劳动中。心中有信仰,脚下有力量。全厂细纱车间的挡车女工中,数黄宝妹的“皮辊花”出得最少,她纺的二十三支纱,皮辊花只有0.307%。皮辊花,是对粗纱进行细纺时,纱线因断头卷绕在皮辊上浪费掉的棉纤维。

“一两白花的价格等于三碗白米饭”,黄宝妹牢记少出一两皮辊花,就可以多纺一两棉纱。每天走进车间,她的脑子就在盘算如何减少断头,逐渐探索出一套“单线巡回、双面照顾、不走回头路”的先进操作法,工人不需要在机器“弄堂”里兜圈子,看台能力从看400个纱锭扩大到800个,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。

1953年,22岁的黄宝妹以一个人照看800个纱锭的全厂最高纪录,从上海30多万名纺纱工人中脱颖而出,成为新中国第一代劳动模范,先后八次受到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宋庆龄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她还记得,一次去北京领奖,火车坐了七天七夜,沿途她看到农民光着膀子在田里干活,皮肤晒得通红,便暗下决心:多纺纱,要让全国人民有衣穿——这是一个花样年华的纺织女工最朴素的梦想。1955年,正在上海视察的毛主席亲切接见了黄宝妹。“毛主席让人搬来一张椅子,让我在他身边坐下,笑着对我说,纺织工人很光荣,让全国人民有衣穿,责任很重大”,一席话黄宝妹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。

黄宝妹注意学习先进人物的经验,也从不吝啬将自己的诀窍分享给车间里的其他姐妹,她管理的三纺细纱车间被评为上海市劳模集体,所在的国棉十七厂曾向新中国贡献了大量优质棉布。“以前每次看到一艘艘大船运着棉花来,又运着布离开,就仿佛看到我们的纱布化为衣服穿在了全国人民身上”,多年后站在黄浦江岸边,黄宝妹这样回忆道。

黄宝妹离不开车间。26岁那年,党组织任命她当了干部,几天下来,她便“浑身不舒服”,一有时间就往车间里跑。后来她郑重提出要回车间工作:“我是普通女工,纺织业才是我大有作为的本行当。”回到车间的她如鱼得水,干劲十足,一直到1987年1月光荣退休。在这间工厂,她工作了整整42年,其间曾先后七次被评为上海市、纺织工业部和全国劳动模范,三次出席国际会议。

回报社会弘扬精神,她是奉献者也是传播者

“从22岁到现在,我一直以党员、劳模的标准要求自己,为百姓做好事。”“党员是为人民服务,国家困难的时候就要拼命干,群众有需要我房子都可以让掉。”语言虽质朴,却道出了黄宝妹的心声。

如今变成“黄奶奶”的黄宝妹积极找到了新身份。上海市百老德育讲师团成立后,她积极加入。她和其他讲师团成员一起,以“要使红旗飘万代,重在教育下一代”为理念,二十余年如一日,为数百万人次青少年义务举办德育讲座逾万场次。听过黄宝妹讲座的人都说她是最生动、最可信的“教材”:“黄奶奶的人生故事和道德风采,就是一本鲜活的书。在她身上,爱国主义不再是抽象空洞的,而是可触摸、可感悟的。”

作为一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,我所处的岗位平凡而普通,工作琐碎而具体,但伟大正寓于平凡之中,正如黄宝妹所说“发光并非是太阳的专利,只要努力加上智慧,你也可以发光的”。因此,我们都要找到自身的价值体现,做好本职工作,在平凡的岗位上谱写不平凡业绩的绚丽篇章。

相关推荐